夺取制信息权是保持指挥人员心理稳定的基础

制信息权,就是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控制战场信息的主导权。夺取了制信息权,就意味着己方获得了使用信息的自由权和主动权,能有效地排除敌方的信息进攻对我方的威胁;同时,通过各种信息进攻手段,剥夺了敌方使用信息的自由权和主动权。从制信息权的定义可知,制信息权是一种综合性的控制权,集中体现在信息获取、信息传递、信息处理三个基本链环上的信息斗争,是通过针对敌方的信息探测源、信息通道和信息处理决策中心而采取的旨在夺得信息优势,破坏敌方的指挥控制能力,同时保证己方的指挥控制能力的一系列综合性作战行动而实现的。

夺取制信息权斗争体现在信息运动过程的环节上

由于作战指挥的全部活动都可以归结为对于信息的获取、传递、处理、再生和施效过程。夺取了对战场信息的有效控制,则上述这些环节就可以顺利进行。由此可以看出,在未来作战中,夺取了制信息权,就可以保证指挥信息的全面获取、有序处理、正确确认、快速传递和有效使用。因此而言,夺取制信息权成为保持作战指挥主动、保持作战指挥高效的首要条件。

夺取制信息权是提高己方指挥效能的重要砝码

战争中,对人的精神上、心理上的征服是破坏对方心理稳定的关键。可以通过大量的信息传递,干扰破坏敌方的决策过程和决策结果,瓦解敌方士气,削弱其抵抗意志,使其做出错误的决定。因此,信息化战争中,夺取制信息权是指挥人员维持作战信心和勇气、保持旺盛斗志和坚强意志必不可少的基础因素。掌握了对信息的控制权,保持信息优势,就能保证战场指挥信息灵通,及时“看清山那边的事情”,对敌方的行动了如指掌,指挥人员就会有充分的信心和把握去战胜对手。相反,丧失了对信息的控制权,一个在战场上信息闭塞,或者得到的尽是一些虚假的过时的指挥信息的指挥员,在作战指挥中就会茫茫然,决心总是失误,处置频频出错,如此,指挥员就很难保持心理平衡,胜利的信心,坚强的意志也会大受影响,甚至产生灰心丧气的情绪。可见,夺取对战场信息的控制权对稳定指挥人员的心理非常重要。

在组织指挥夺取制信息权斗争行动中,首先,要攻防结合,以攻为主。集中信息进攻的力量与资源于关键的时节和方向,力争先敌实施信息进攻,争取先机之利。其次,要综合运用,整体作战。实行军队专业信息作战力量、人民群众信息支援力量相结合,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军队指挥控制系统、战场信息系统相关联的一体化作战行动。再次,要技谋并重,机动灵活。既要掌握一定的信息技术优势,又要充分发挥人的主动性、创造性,巧妙地组合和灵活运用技术手段进行积极的信息进攻。

通过前面的分析可知,信息已渗透到作战指挥的方方面面,影响着作战指挥效能的发挥。信息活动过程表明,在信息获取、传递、处理等环节中,如果失去了对信息的有效控制,一方面,将给作战指挥信息运用带来多种“阻力”。如信息滞后的阻力、信息泛滥的阻力、信息相互矛盾的阻力等,从而影响到指挥人员对信息的有效选择和利用。另一方面,将影响到指挥系统的有效发挥。指挥系统是作战指挥的神经中枢,一旦遭受破坏,指挥员将难以定下决心和进行有效的指挥,指挥效能将受到影响。

夺取制信息权是保持作战指挥主动的首要条件

指挥人员的心理因素、精神因素直接关系到作战的进程和结局,历来为兵家所重视。孙武曰:“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吴子认为:“用兵之害,犹豫最大,三军之灾,生于狐疑。”拿破仑则强调:“在战争中,精神对物质的比重是三比一。”可见,心理因素、精神因素在军事活动中具有压倒一切的优势作用。

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对战争主动权的争夺,将由以攻城掠地、大规模屠杀的消耗战和歼灭战为主向瘫痪、控制敌人的信息作战为主的转变,以控制战场信息空间为目的的制信息权的争夺将成为夺取主动权的核心内容和关键环节,谁掌握了战场的制信息权,谁就掌握了战场的控制权。由此可以看出,未来的作战指挥,极为重要的是通过有效控制信息、情报的流动,通过攻击和破坏敌方的信息系统,削弱其信息的获取、传递、处理和使用的能力,同时保护己方信息和信息系统的安全,从而把握战场主动权。

1982年的贝卡谷地之战,以军依托先进的电子战装备,对叙军指挥自动化系统进行干扰和破坏,致使叙军在争夺信息的获取权、控制权和使用权的对抗中处于下风,造成其情报不灵、通信不畅、指挥决策迟缓,导致被以军摧毁19个防空导弹连和被击落80架战斗机。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由于掌握了电磁空间的主动权,以电子战为先导,通过攻击伊拉克的信息通道和信息处理、决策指挥中心,割断指挥系统与各级作战单位、武器系统的联系,从而削弱其指挥和控制能力。上述战争实践表明,能够有效控制信息的一方,将获取较大的指挥效能。

制信息权行动的最终目的是影响和破坏敌决策过程以及与决策过程紧密相关的信息利用。因此,各级指挥员和指挥机关应围绕破坏敌信息系统,以敌指挥控制中心、通信枢纽、雷达站、计算机网络系统为主要攻击目标,采取电子战和计算机网络战为主要作战方式,通过运用侦察与反侦察、干扰与反干扰、破坏与反破坏、摧毁与反摧毁、控制与反控制等手段,干扰和破坏敌方信息系统,削弱其信息获取、传递、处理和使用能力;同时,保护己方信息和信息系统的安全。

上一篇:云南举行辐射事故应急演习    下一篇:俄国家空天防御系统又添新成员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